电子商务企业绩效考察与发展建议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摘要:本文用降维的因子分析法统计分析我国33家电子商务上市公司的9个财务指标,并考虑到财务指标对某些轻资产电商公司的适用性,综合评定电子商务公司的财务绩效。阐释统计结果的意义,得出电子商务行业存在的现状,并从企业和国家的角度指出问题、提出建议。

关键词:电子商务;上市公司;财务指标;因子分析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和电子设备的普及,电子商务在全球迅速发展[1]。我国紧跟时代潮流,把握时代脉搏,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3月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提出“互联网+”的概念,其在各行各业的得到了广泛应用,也极大扩充了电子商务的交易内容口。为了解我国电商行业的发展状况、问题并提出建议,本文选取我国电商类上市公司共33家(不包含港股和美股),涉及服装、食品、制药、电子产品、信息安全、光学制造、钢铁等行业与电子商务的结合,对这些公司的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状况进行统计分析,使用因子分析法,综合公司营运能力、盈利能力、财务风险以及成长能力,得出分数,从而发现电商行业的公司普遍缺乏通过自身经营活动创收、盈利的能力。建议企业以数据作为科学决策的依据,加强品控机制,提倡绿色购物,提升组织敏捷性。建议国家出台体系化的法律法规,加快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和完善社会信用体系。

1数据分析

1.1样本与指标选择

受李优[2]研究的启发,本文选择我国电商类上市公司共33家(不包含港股和美股):金证股份,蓝盾股份,生意宝,东信和平,金贵银业,联络互动,宝信软件,国新健康,欧浦智网,华鼎股份,浙江震元,三六五网,海欣食品,焦点科技,ST冠福,小商品城,南山铝业,百邦科技,浙江永强,利达光电,上海钢联,五矿发展,安诺其,瑞茂通,恒生电子,朗源股份,商赢环球,尔康制药,网宿科技,力源信息,智慧能源,康恩贝,安正时尚。根据这33家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计算出9个财务指标作为统计分析的变量。选取的财务指标考察营运能力(总资产周转率X1),财务风险(流动比率X2,资产负债率X3,现金流量X8),成长能力(营业收入增长率X4,净利润增长率X5),盈利能力(营业利润率X6,净资产收益率X7,每股收益X9)。其中现金流量以亿元为单位,每股收益以元为单位。需要说明的是,有些电子商务企业(如365网、国新健康)采取类似腾讯的轻资产盈利模式,存货周转天数时有时无,存货几乎接近于0[3],计算出的存货周转率企业间差距较大,使得存货周转率不再具有强大的说服力,故而没有采用这一财务指标。同时,轻资产盈利模式下,“无形资产变现能力很强,而在传统财务指标中,无形资产为非流动资产,无法按流动比率计算”[3],使得流动比率偏低,低估公司的偿债能力。最后,轻资产盈利模式下很少甚至没有存货,而且“技术研发支出在进行会计处理时所计入的研发支出科目并未影响当期利润,进而使得盈利能力指标普遍偏高”[3]。总体来说,除了某些采取轻资产盈利模式的电商公司,财务指标低估了偿债能力,高估了盈利能力,选取的9个财务指标可以比较客观地反映电商企业2019年第一季度的真实绩效。针对上述33家公司样本和9个财务指标,收集数据,再用SSPS软件建模、降维,使用因子分析法统计结果。

1.2因子分析

1.2.1模型的建立使用SPSS软件,采用KMO统计量和Bartlett’s球型检验法检定数据是否适用因子分析。本文的KMO检验值为0.569,大于0.5,表明可以进行因子分析;Bartlett检验的卡方值为108.894,Bartlett’s球型检验临界置信水平sig值为0.000,小于0.05,该输出结果说明变量也通过了Bartlett检验,由此说明数据来自正态分布总体,适合进一步分析。综上,该指标适合做因子分析。本文选取了特征值在1左右的4个主成分变量作为初始因子。如表2所示,因子旋转前4个公共因子解释方差比例分别为31.568%、50.424%、64.240%,76.391%,旋转后4个因子解释方差比例分别为25.223%、47.217%、63.818%、76.391%。通过模型分析得出4个因子的综合解释方差比例为76.391%,达到选取因子累计方差的75%,由此可知提取的4个主成分因子已达到因子分析要求,说明该模型适合进行因子分析。1.2.2模型的解释本次模型采用主成分分析法,用具有Kaiser正规化的最大方差法得出旋转后的成分矩阵,如表3所示。根据四类正交载荷矩阵中的高载荷,将指标分成四类公共因子,其中第一个主成分因子F1在净利润增长率、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上载荷较大;第二个主成分因子F2在流动比率、营业利润率上载荷较大;第三主因子F3在资产负债比率,营业收入增长率上载荷较大;第四主因子F4在总资产周转率,现金流量上载荷较大。通过上述的因子得分系数矩阵,得到四个因子的评分模型:将标准化之后的数据代入F1,F2,F3,F4公式,计算出每家公司四个公因子的得分,再按初始特征值的方差百分比加权处理后得出样本的综合得分。公式为:得分=(31.568F1+18.856F2+13.815F3+12.151F4)÷76.391。电商上市公司排名前十如表4所示。电商上市公司得分数量分布如表5所示。综合来看,恒生电子(2.103)、焦点科技(1.777)、浙江永强(1.060)的得分高于1,这些电商公司的整体有比较高的经营业绩和良好的财务状况。另外,有3家电商公司的得分高于0小于1,其余27电商公司的得分均低于0,说明我国上市电商公司的财务绩效整体上仍不太乐观,还需改善。由表5可知,电商上市公司综合分数不理想,主要是F2、F4因子普遍得分不高,尤其是F2因子,没有公司得分高于1,仅1家公司得分高于0。F2因子与企业的流动比率,营业利润率相关,F4因子与企业的总资产周转率,现金流量相关。F2、F4因子分数不高,表明公司通过自身经营活动创收、盈利的能力不强,故而现金不足,流动性差。综上所述,虽然对某些采取轻资产盈利模式的电商公司,偿债能力(流动比率)被低估,盈利能力(营业利润率,净资产收益率)被高估,但是F2因子与流动比率和营业利润率相关,F2因子明显偏低的得分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尽管数据具有时效性,一个季度的财务数据不如长期数据有说服力,由此依然可以发现我国电商类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整体不佳,很多都缺乏经营获利的能力。

2问题与建议

我国电商类上市公司经营获利的能力较弱,一定程度上反映我国电子商务公司的现状。我国电子商务起步较晚,发展历史不超过20年,现状不佳可以理解,但应该引起注意。本文将针对电子商务行业存在的问题,从企业和国家的角度提出建议。

2.1企业

其一,“商家的诚信意识有待于提高,许多的电商平台会出现虚假广告、虚假交易、恶意刷单等”,企业应该转变经营理念,以数据作为科学决策的依据。加快企业信息化建设,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锁定消费者需求,指导产品生产,用网络产品推送扩大用户群体,精准分析销售数据来实时把握销售动态,减少库存,减少刷单行为,最终实现可持续发展[4]。其二,线上销售的产品质量问题频出,比如线上和线下的同样产品质量却大不相同,未能达到相关标准要求[4],以及假货层出不穷。建议企业加强品控机制的完善,让客户更省心;加强区域供应链生态建设,让扩张的根基更牢固[5]。其三,当前我国电商市场发展同质化趋势明显,相互学习模仿、无限制地打价格战现象严重,压缩利润抢占市场的营业思维令人质疑它的可持续性和资本市场对它的信心、耐心。首先,建议企业根据自身资源确定对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的投入比重,让前进方向更适合自己;确定与自身行业禀赋相符合的品类扩张路线,让自己走得更稳。其次,加强客户黏性能力建设,让“统一战线”更凝聚[5]。特别地,提倡绿色或可持续的电子商务购物,是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将获得双赢的解决方案。在电子商务时代,建立一个商业品牌,在购物时考虑环境、经济、社会因素的同时,吸引并留住顾客,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6]。这将使公司能够与最终用户建立持久的客户关系,并将减少电子商务企业尚未克服的障碍[7]。其四,新背景下对企业组织敏捷性要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Gabriel和他的同事认为,“拥有高水平组织敏捷性能够让企业在面对市场和客户变化时迅速反应,扩大或缩小生产,为突发事件作出替代安排,从而满足市场的需求变化,积极影响企业的财务绩效,如提高资金周转率、资产回报率、销售利润等。[8]”而实证发现,组织敏捷性受到电子商务人才、管理、技术的正相关影响[9]。企业一方面应大力引进复合型电商人才,另一方面对现有员工进行电商平台运用培训,并定期考核。应加大对管理水平的投入,促进员工工作与电商系统的协同发展。增强管理政策的高效性、可行性、一致性,坚决贯彻落实既定管理政策。加快财务系统数字化建设,用标准化的销售数据指导生产。推进生产数字化,提高生产效率和成品率,实现快速响应。推进物流数字化,在大数据平台的基础上,协调选择最低总成本作为配送中心。

2.2国家

其一,政府通过制定法律法规能规范电子商务生态系统内部各参与主体的行为,保证其内部的正常发展秩序[1]。体系化法律法规的出台,确立电子商务交易规则,是良性发展的基础。从世界经验看,美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得益于法律法规的健全和完善[10]。日本电子商务起步晚,但伴随其发展,日本政府一直在及时地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结果行之有效[11]。我国虽然于2019年出台了首部《电商法》,为电商问题提供了法律框架,但具有针对性的细节性法律不足,且还没有完全和国际接轨。借鉴日本、美国的经验,中国应具体地有针对性地完善电商法律法规[11];加强国际交流,立法向国际标准看齐[1]。其二,加快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影响电子商务发展。美国的国家信息基础设施一(N11)计划[1]、日本的《全国宽带构想计划》和《亚洲宽带网计划》[11]致力于投资建设基础信息系统,从而促进电商发展。而我国的每万人的固定宽带接入数(13.63)和互联网人口普及率(49.8%)均远低于美国(29.25,83%)和日本(28.9,81.8%)。“不同地区宽带覆盖率存在较大差距、网络运行速度较慢、上网费用也居高不下等问题阻碍了我国构建可持续电子商务生态系统的步伐[1]”,国家应加大信息基础建设投入,面对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现状,制定不同的发展策略。其三,建立和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市场经济本就以信用为基础,电子商务的虚拟网络交易增加风险,因而对建立信用体系的要求更加迫切[11]。美国用出台多部法律、设置专门政府机构管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等措施,强化信用体系的存在感,有效避免电商平台虚假交易、假货交易等问题[10]。日本为确保网上销售商的可靠性,实施了联网信用标识制度,并由政府投入资金调查网络交易商业环境[11]。信用缺失是中国电子商务发展面临的瓶颈,可能导致国内消费者流向境外电商企业[11]。我国信用制度复杂、分散,适用范围各不相同,大多适用范围较小,所以约束力不强,也不便查询他人的信用情况[10]。建议扩大个人身份证的作用,以个人身份证号作为信用账号,融合其他信用评价体系,不断扩大适用主体和信用使用范围。完善信用共享机制,设定简单方便的查询入口,使个人或商家在入驻电商平台时受到第一层级的审核[10]。

作者: 王雨青 张帅 单位:南京邮电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电子商务教学论文论文发表

查看更多文章

Xml地图